1. 主 題 採購作業洩密遭法辦
  2. 日 期 2017-05-23NEW!
  3. 內 容 壹、案情概述
    案例一
    某公立醫院承辦喪葬業務人員甲某,涉嫌於95年7月間,利用職務上機會,將所承辦之「醫院太平間委外勞務採購最有利標評選委員名冊」洩漏予特定廠商,嗣經媒體於95年8月間披露,甲某即在律師陪同下,主動向檢調機關自首,該公立醫院並以涉嫌觸犯刑法第132條「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罪」,函送檢調機關作進一步調查,另依規定檢討涉案人行政違失責任,核以記過2次處分。某地檢署並於96年3月3日偵結:「核被告甲某係犯刑法第132條第1項之洩漏國防以外之秘密罪,以緩起訴處分,被告於接受通知書後1個月內,向財團法人某慈善文教基金會
    案例二 前退輔會主委胡○○在任內推動遠距居家照顧系統等購案,被控涉貪接受廠商招待。歷7年纏訟,台北地院103年10月14日依洩密罪判刑6月。
    檢方指控,胡○○在多年前推動遠距居家照顧系統等採購案,涉嫌將評審委員名單及底標洩漏給特定業者,另接受業者多次宴飲、煙火秀招待。檢方依貪污及洩密罪嫌起訴他。
    歷經多年纏訟,台北地院審理後認為,胡○○參與飲宴與標案並無對價關係,因此貪污部分判決無罪,但洩密部分判刑6月,得易科罰金,全案可上訴。
    貳、政府採購法針對採購作業保密規範要點
    採購乃政府機關推動業務之必要工作,而為維護公共利益及公平合理之原則,我國在政府採購法及施行細則等相關法令中設有所謂的保密義務,主要目的在避免採購人員以及代辦採購廠商,因職務關係或機會使特定廠商獲取不正利益,以致影響採購之公正性。由於現行規定及函釋龐雜,相關人員很容易因一時失察以致洩密,甚至遭到行政或刑事責任之追究。有鑑於此,本文特歸納相關規定提供參考:
    相關保密義務
    為落實保密義務,採購人員倫理準則在第7條定有採購人員不得有之行為,其中第7款「洩漏應保守秘密之採購資訊」係原則性之規定。而上述應予保密之範圍,則於政府採購法及施行細則等法令有所明定。此外,相關法令對於代辦採購廠商、評選、協商、工程施工查核以及稽核等相關人員,亦設有保密規定,顯見其適用對象非常廣泛。下列的採購資訊或資料屬於保密範圍:
    一、招標文件〈政府採購法第34條第1、2及4款〉
    二、廠商資料〈採購評選委員會審議規則第13條第1項〉
    三、底價資料〈政府採購法第34條第3項、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75條〉
    四、協商措施內容〈政府採購法第57條第1款〉
    五、評選資料:由於評選攸關採購品質,因此從委員名單、會議紀錄、評分以及工作小組成員等,均定有保密規定。
    六、採購稽核資料〈採購稽核小組作業規則第4條第5、6款〉 稽核委員辦理稽核監督,應公正行使職權,不得有洩漏應保密之稽核監督所獲資訊或資料,洩漏應保密之稽核監督時間、地點及對象等情形。
    七、工程施工查核資料〈工程施工查核小組作業辦法第13條第4、5款〉 查核委員辦理查核時,應公正執行職權,不得有洩漏應保密之查核時間、地點及對象,洩漏因查核所獲應保密之資訊或資料等情形。
    八、代辦採購廠商所悉採購資料〈政府採購法第89條〉
    參、保密作為
    由上可知,在採購過程中,對於特定資料必須以密件方式處理,而相關處理方式,則應依文書處理手冊中關於文書保密之規定辦理。舉例來說,機關在成立採購評選委員會之前,評選委員建議名單簽報機關首長或其授權人員核定時,簽辦公文應註明為密件,並置於密件專用封套內,必要時,由承辦人以親持密件處理。
    其後,如發函予派兼或聘兼採購評選委員會委員,全體評選委員名單若不於招標文件中公開者,則應以密件方式對各委員分繕發文。機關如將廠商投標文件於評選前函送評選委員審閱,或函知開會通知單及會議紀錄等資料,亦應以密件方式分繕發函,並載明評選委員對於廠商投標之文件內容及所知悉之資訊應予保密,不得挪作他用或和廠商私下接洽與該採購案有關之事務。